机鸟相撞惨祸生 创新技术防隐患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8日报道,新西兰科学家表示,可能在某一天,只通过种植一种很特别的小草,就可以将鸟赶离高尔夫球场和机场。最近在墨尔本召开的农业生物技术大会上,科学家们讨论了这种与众不同的小草。

  植物内生真菌(endophyte)
是指在健康植物寄生的,在各种组织和器官内部或细胞间隙中度过全部或近乎全部生活周期而不使寄主表现任何症状的一类真菌。植物内生真菌及其次生代谢产物能产生抗癌物质,促进植物生长,增强宿主植物的竞争力和抗逆性,在医药、植物生长促进剂、生物农药等领域应用前景广阔。

10月27日,首届草业生态与机场鸟击防控论坛在青岛农业大学隆重召开。会议紧紧围绕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和“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指导思想,围绕“如何通过科学的草地的生态管理来防控飞机场鸟击事件的发生”这一世界级难题展开。

摘要:
2009年1月,美国航空公司1549航班迫降于哈德生河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副会长说,国家各大机场已经采取一些措施,如毁坏鸟巢,放狗赶走鸟群的办法来驱散滞留的小鸟,现在又计划采用新科技来吓跑飞行的小鸟。这些新科技包括机鸟相撞惨祸生
创新技术防隐患2009年1月,美国航空公司1549航班迫降于哈德生河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副会长说,国家各大机场已经采取一些措施,如毁坏鸟巢,放狗赶走鸟群的办法来驱散滞留的小鸟,现在又计划采用新科技来吓跑飞行的小鸟。这些新科技包括使用闪光灯替代原来的着陆灯。这位名为Robert
L.
Sumwalt的官员在周二安全委员会听证会举行之前发表了上述言论。这次听政会主要是针对美国航空公司
1549航班的事故。美国航空公司 1549航班在今年1月15日在La
Guardia机场起飞后不久,把几只加拿大鹅搅进了两个发动机内,最后只好迫降在哈德生河水面上。机上155名乘客都得以生还。Sumwalt先生说把着陆灯改为闪光灯能够让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靠近小鸟的飞机更加醒目,便于让小鸟发现。但是他说这只是有待研究的方法之一。Sumwalt先生在采访中说:“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科技可以应用在此方面。有些创新技术公司可以使用雷达来驱赶鸟类。”一些飞行员相信鸟类会躲避机上气象雷达挥发的热量。他说:“我们需要找出答案,这种想法只是都市传说,还是包含有科学道理在其中。”他说:“在寻求解决方法时,我们要运用高科技。”1549航班落入冰冷的哈德生河后机上人员能够幸运的逃脱,不仅仅要归功于机组人员的技巧,在很大程度上也靠的是运气。专家说:在过去的20年中,研究人员发现因为机鸟互撞,共有229人丧生,210架飞机坠毁。事实上,美国联邦航空局已经有“减轻野生动植物危害”的计划项目,但是看起来此计划并不适用于美国航空公司的这架飞机。这架飞机从跑道起飞5英里后就撞到了鹅,纽约机场根本来不及反应。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研究员周一说对1549航班上发现的鹅的尸体进行了同位素研究,结果发现破坏鸟类生活习性的方法不会凑效,因为这些是迁徙的鸟类,而不是在纽约地区的“永久居民”。一位研究野生动植物的生物学家Peter
P.
Marra说,那些鹅那天早晨在空中飞行,很可能是因为它们经常放牧的草地被降雪覆盖了,这些鹅当时可能正在寻找空旷的觅食场地。“土著鸟类”可以被转移几英里避开跑道,但是生物学家不想打搅正在迁徙的鸟类。联邦航空局女发言人Laura
J.
Brown说,生物学家是研究留鸟的生活习性,劝这些鸟儿离开对它们构成危险的地方。但是她补充说:“你对这些候鸟能采取什么措施呢?”她说破坏机场周围对鸟类有吸引力的生态环境,比如池塘,可能会对组织留鸟和候鸟靠近有所帮助。史密森学会得出结论1549航班所涉及的鹅从羽毛上的两种氢之间的比率来判断,应该是候鸟。其中一种氢存在于草中。这些鹅每年掉毛后,长新羽毛时会吃这种草。另外一种鹅的羽毛中含量少的氢叫做氘,在纽约这样的经度而非在加拿大较为常见。历时三天的安全委员会听证会的议题还会包括怎样确定发动机的标准。听证会还会关注发动机是否能抵抗象加拿大鹅这样的大鸟这样的问题。Sumwalt先生说答案恐怕是否定的。虽然这样的事故从发生地点和高度上说都是不经常发生的,空中安全调查人仍然希望收集到任何可以得到的经验教训。Sumwalt先生说,在一项被称为驾驶员座舱资源管理的技术中,机组人员经过培训要能够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协同作战。人力工作效能专家将评估1549航班机组人员的合作效率如何。据Sumwalt先生说,专家们还会调查其他程序。(编辑:清韵)

新西兰农业研究所的克里斯·彭内尔和他的同事们一直致力于研究与草共存的特殊类型的真菌,这些真菌被称为内部寄生植物,是寄生在植物细胞间距的一种真菌。研究人员希望
通过选择内部寄生植物和草之间的适当结合来生成有着独特性能的草皮。彭内尔表示,有些内部寄生植物排斥昆虫,另外一些内部寄生植物能让吃到它们的家畜中毒。

  但机场与植物内生真菌又有什么关系呢?

本次会议由青岛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草学学科团队主办,该团队拥有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山东省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牧草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山东省牧草产业技术体系胶州试验站站长等一批高水平创新人才,在省内有引领性地位,在国内有一定影响,在草地生态、草品种选育和产品开发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草地生态防鸟击”已经成为青岛农业大学草学学科的一个重要的稳定研究内容和方向。

过去20年,为了提供有利人类但没有毒副作用的草皮,他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寻找草和菌类之间的结合,彭内尔说:“我们一直在寻找友好的内部寄生植物。”他的研究主要是为了促进家畜业的发展。最近,他们研究的更多的是设计草和菌类的适当结合来驱鸟。昆虫不吃这类草,一些鸟也不吃这类草,这些草会能让一些食草的鸟类患病,如加拿大鹅,科学家们这种病称为“食后不适”。新西兰农业研究所的商业发展经理理查德·柯蒂斯说:“食草鸟吃过这种草后就会感到不适,然后,它们就再也不肯吃一口了。”

  首先我们从机场方面谈起,由于鸟击灾害会给民航部门和军方造成巨大损失。因此鸟击防范是机场保障航空器安全运行的一项重要工作,那么如何防治鸟害也就成为了众多机场面临的一大难题。鸟类在机场区域活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觅食,许多鸟类以机场飞行区种植的植物为食。同时,以植物为食的除了鸟类还包括许多其他动物,如昆虫、软体动物等,这些动物也是吸引鸟类的重要因素。因此植物作为食物链的基础对整个生物群落包括鸟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设想如果找到一种鸟类和其它动物不喜欢采食的植物种植在机场区域,那么鸟类活动不就相应减少了吗。

青岛农业大学副校长朱连勤教授致辞,动物科技学院草学学科负责人孙娟教授宣布会议启动,校科技处副处长刘义国教授主持,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东营综合试验站站长王国良副研究员、郑州新郑国际机场王杰、青岛流亭国际机场飞行部王行照副总经理、张建生和衣兰智、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和临沂大学等单位代表出席,草学学科团队全体师生参加会议。

这种想法是为机场服务的,通过种植草坪赶走昆虫和鸟类,这有助于减少鸟类撞击飞机的危险。过去几个月里,研究组在克赖斯特彻奇国际机场种植了几块草试验区,柯蒂斯表示,初期的研究结论是大有希望,他的试验由克赖斯特彻奇国际机场机场资助完成。他说:“它不会解决所有机场周围鸟的问题,但是,它将是鸟类全面管理体系的一部分,世界各地的很多机场公司对此都很感兴趣。”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
新西兰农业研究所一直致力于研究与草共存的特殊类型的真菌,研究人员希望通过选择内部寄生植物和草之间的适当结合来生成有着独特性能的草皮。他们研究的最多的是设计草和菌类的适当结合来驱鸟。昆虫不吃这类草,一些鸟也不吃这类草,这些草会能让一些食草的鸟类(如加拿大雁)食后不适,这样的不适感让它们远离这样的草坪,而迁往别处觅食。这项技术是为机场服务的,通过种植草坪赶走昆虫和鸟类,这有助于减少鸟类撞击飞机的危险。过去几个月里,研究人员在克赖斯特彻奇国际机场种植了几块草试验区,试验表明种植这种含有内生真菌的草坪后,鸟类数量明显下降。现在这种草种已经可以大规模生产,一些机场也对此项技术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会上,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张洁做了“机场草地鸟击生态防控概括”报告,具体讲解了机场吸引鸟类活动的生态因素和机场草地管理的主要做法。孙娟教授全面系统地讲述了“草地管理与鸟击生态防控”的研究与实践,提出了草地生态管理对机场鸟击事件防控研究的技术瓶颈。郑州新郑国际机场副总经理张天旺从机场在鸟害防治方面的工作实践措施方法出发,从机场运营角度提出一些科技需求及建议,包括需要培育机场专用草种、机草地建植方案、制定草地生态防控鸟击的标准等。青岛流亭国际机场飞行部副总经理王行照也提出了草地生态管理对鸟害防治工作的重要性。宁夏农林科学院研究员张蓉介绍了机场草地昆虫种类及防治的方向,指出机场需要的就是我们的方向。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卢贤锋主任工程师作了“机场鸟击生态防控对草地生态的呼唤”主题报告,着重呼唤建立草地生态管理防鸟击的系统技术体系。农业部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中心党组书记王宗礼认为此次会议具有划时代意义,建议将草地建设与机场跑道建设同时纳入机场管理规范,并且由南志标牵头开展重大课题研究,解决草地生态管理防鸟击这一科学难题。

同时,科学家们也在用于高尔夫球场的工艺,因为,鸟类的粪便常常让高尔夫球场绿地大煞风景,如加拿大鹅的排泄物。柯蒂斯表示,在新西兰高尔夫球场进行的早期试验显示,在水边种植10米长的草带,能够赶走鹅和其他鸟类。他说:“它们会离开这里,摇摆到高尔夫球场其他地方。”

  事实上,早在1898 年国外学者Vogl
就开始了关于内生真菌的研究,但直到近些年来,人们才开始关注并进行内生真菌的研究,目前国内对内生真菌的研究还很肤浅。我国科研机构可以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通过自主研究培育适合中国各地机场种植的内生真菌植株,为中国的机场的鸟击防范工作贡献力量。

最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兰州大学教授南志标充分肯定了草地生态防鸟击的研究方向,南志标认为这项工作强调的是系统的思想,包括了环境-生物-管理中的土-草-水-虫-鸟等诸多因素,发展前景广阔。并建议由民航部门和青岛农业大学联合成立机场草地生态防鸟击工作协作网,由国家民航局立项,从点到面,通过政府更好的推动草地生态与机场鸟击防控工作,并最终建立规范和标准。南志标希望孙娟教授团队可以继续加深研究并及时总结发表,建议将该研究进展在《草业科学》杂志上开设“草地生态防鸟击”专栏,加强宣传力度,期待更多的科研院所和机场参与进来,通力合作,一起努力,让草地生态管理为飞行安全贡献应有的力量。

  伊宁(那拉提)机场 吴克凡   

​​​​​​此次会议,是飞行安全和生态文明建设时代背景下,对机场草地生态管理的思考,也响应了十九大提出的“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指导思想,参会各方均希望在南院士的指导和带领下,各方面共同协作,努力发挥草地管理生态防鸟击的作用,让我国大面积的机场草地成为一个不吸引鸟类、环境优美并产生一定经济效益的生态系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