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种兔免费赠送反响强烈

重庆晚报讯
大渡口区种兔养殖户解先生的养殖场面临拆迁,800多只种兔将无处安置,解先生决定把这些种兔连同养殖技术无偿赠送给生活困难、需要帮助的人。昨日,很多市民打来电话咨询,解先生的种兔一天送出了60多只,“一直不停地有人打电话来问,我的嗓子快说不出话了。”解先生昨日有些疲惫地说。

图片 1

图片 2

:2011-06-20 08:44:00

解先生想提醒市民们,种兔数量十分有限,先到先得,送完为止,希望那些想学习养兔的朋友尽快和他联系,带上贫困证明材料。解先生的电话是:13808307345。

■因为拆迁,800只种兔要免费送人。

  • 2014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发布 详细榜单
  • 业内声音:在线教育三五年内出现完整体系
  • 视频:指尖上的中国教育 移动时代再创业
  • 濮存昕做客盛典:六字人生心得影响年轻人
  • 台湾培训学校为何衰败 韩国智能在线教育

求助

你也可以打电话和重庆晚报新闻热线966988联系,了解有关领养种兔的事宜。

近日,大渡口区兔子养殖户解先生犯了愁:他的养殖场面临拆迁,11月9日前必须清场,可他养殖的800多只种兔还没有找到地方安置。解先生思虑再三,决定把这些种兔连同养殖技术,无偿送给有需要的人。但他有个条件???领养者不许宰杀这些兔子。

11月28日凌晨,阜阳火车站二楼候车室里,一名男孩独自坐在角落的座椅上,头耷拉着,一副疲倦的样子,身边没有行李。

市民何伟:我的伯父何国民心脏病发作在医院治疗,伯父拿出自己的储蓄单叫儿子何某取钱到医院来,但现在却没人能找到何燕飞。现在伯父还在住院,却无钱支付医疗费。

昨下午,重庆晚报记者来到解先生位于大渡口区双园路的养殖场。毛色雪白、体态肥腴的种兔们被喂养在一排排干净笼子,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在悠闲地嚼草料。

旅客们从男孩身旁匆匆走过,没有人知道,这是他大半年来,第7次离家出走了。

调查

“我最多时喂了3000多只兔子,现在只剩800只左右。”解先生说,他的养殖场是2002年办的,至今已有10年。这些种兔都是他的心肝宝贝,价值在50万元左右。如今养殖场要拆迁,他非常舍不得这些兔子,觉得与其低价处理掉,倒不如送给那些生活困难、需要帮助的人继续喂养。

被找到的第二天,又出走了

昨日下午,巴南区李家沱市第七人民医院,68岁的何国民正躺在胸内科CCU病床上。星期天就是父亲节,他却在暗自流泪,苦等着儿子把自己的救命钱带来。

“一只母兔每年纯利润在五六百块钱左右,多养几只,足够养家糊口。”解先生表示,他愿意向领养人免费提供养殖技术,甚至可以登门指导。

最先注意到这个男孩的,是两名来自颍泉区闻集镇的村民,他们发现男孩是同村的小程(化名),今年13岁。两名村民听说,前两天小程就不见了,家里人一直在找,没想到他来到了阜阳火车站。

在同一个病房照看病人的刘女士悄悄对重庆晚报记者说:“这个老头可怜哦,没人照顾就算了,儿子居然拿着他的治病钱跑了。”

不过,解先生同时有自己的规定:领养人必须是特困户、残疾人或是有创业意向的贫困大学生。“这部分人一没技术,二没资金,想靠这个养家,所以我才愿意帮助他们。”解先生说,有意领养者需提供由相关部门开具的贫困证明、低保证明等材料。双方可签订领养协议,领养人只能把这些种兔用于养殖,不可宰杀。解先生将不定期地打电话或直接上门回访这些领养人,以监督他们的养殖状况。

这时,正好遇到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巡逻,他们就把情况告诉了民警。民警走近小程后发现,他不太爱说话,聊了一会儿,才说起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身上带了几百元钱,在市里玩了两天,因为冷,晚上就到火车站睡觉。

何国民有冠心病,他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从今年二月起已入院4次,这次是从5月29日起开始住院的。由于无人照料,本月14日他打电话给儿子何某,让他每晚送些饭菜来。

解先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目前已接到500多个电话,有人想出钱购买这批兔子,有人想提供场地与他合伙养殖。“其实我本人也不富有,但我已承诺要帮助弱势群体,就一定要兑现。”

还好,小程记得爸爸的手机号码。民警拨通了这个电话,电话那头的父亲解先生,正在杭州一个工地上熟睡,他告诉民警:“你们帮着看一晚,天亮了再说。”

何国民说:“由于欠了医院1200元,护士催了几次,16日我把储蓄单和身份证拿给儿子,让他把里面的1万元取出来给我备用。”但已经两天了,儿子再也没有出现,连手机也是一直关机,现在自己身上只剩60元,吃饭都不够。

解先生表示,将会在符合条件的前提下,实行先到先得原则,送完为止。另外,解先生还特别提醒想要领养种兔的人,前往养殖场领养时请务必自带笼子装兔子,养殖场已经找不到东西来装种兔了。

可孩子待在值班室没法休息,凌晨3时许,民警便联系闻集派出所民警,一起把小程送回家。只是,谁都没想到,11月29日中午,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再次接到了小程父亲的报警电话:“孩子又不见了。”

何国民还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年轻时因为疏于管教,儿子二十来岁时染上了毒瘾,在戒毒所里治疗过几次。

解先生联系电话:1380830734,同时也可以与重庆晚报新闻热线966988联系。

大半年里,离家出走7次

CCU监护室16日值晚班的护士陈莉称,当天晚上她见何国民的儿子拿来饭菜,坐了一会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何国民的医疗费用都是院方垫付,希望何国民能早日把欠款补上。

由于不在火车站派出所管辖范围,民警建议解先生到当地派出所报案。

何国民的侄子、给重庆晚报打来求助电话的何伟说,自己也知道哥哥曾经吸过毒,进过戒毒所,希望他能够重新振作,在父亲节这一天把伯父的治病钱带回医院。

11月30日,颍州晚报记者联系了闻集派出所,一名值班民警称,这两天并没有接到寻找孩子的报警电话。但说起小程,民警并不陌生。“我们都把他送回家3次了。”民警说,这孩子经常离家出走。

截至昨晚发稿时,重庆晚报记者再次拨打何某的手机,仍是关机状态。重庆晚报记者又与何国民联系,何国民称何某仍没去医院把钱给他。

“大半年来,他离家出走7次了。”这个数字,是解先生粗略算出来的,也许还有他不知道的,毕竟他一年只回家一次。小程的母亲患有精神病,负责照顾他的奶奶也80多岁了,“家里条件不好,谁还有精力去算这个”。

重庆晚报见习记者 刘露瑶

颍州晚报记者联系上解先生时,他正在工地干活。他说,儿子很调皮,经常离家出走,每次出去一两天,把钱花光了再回家。最远的一次,是他骑电动车到了蒙城,电动车没电了,就扔在那里,还是亲戚把车子送回了家。

解先生说,家里电话坏了,他也不知道孩子有没有回家。“等下了班,我给村里人打电话问问。”随即,匆匆挂了电话。

昨日上午,颍州晚报记者再次给解先生打电话时,他说同村人没有给他回电话,等有了消息再联系,直到截稿前,颍州晚报记者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心理咨询师:父母应多关注孩子的心理

“对于留守孩子,父母更应该多关注孩子的心理。”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岳雪梅看来,小程之所以频繁离家出走,是因为到了青春叛逆期,但与父母缺乏沟通,没有很好适应这个阶段。

岳雪梅说,缺乏关爱,养成一些坏习惯,做一些不当的行为,是现在不少留守孩子面临的问题,对此,孩子的父母、老师以及社会,都应该多关爱他们。

相关文章